案例思维的“三重门”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1-24 09:28

  作为传播法治理念与法律精神的重要载体,无论是英美法系,还是法律,案例一直被司法机关所看重。这与司法案例所的直观性、形象性、易受性等特质紧密相关,由此,通过编辑、发布典型案例也成为上级司法机关行使司法指导职能的重要手段。《江西法院案例选》以十年之不懈努力,通过对近两百余个典型案例的诠释,反映出江西司法的发展和进步,也见证了江西法院人法治思维的变迁。

  作为江西法院人之中的一员,笔者所从事的刑事审判工作与案例紧密相关,审判的过程本身就是学习、运用、创造案例的过程,在思维上往往要经历事实、法律与法理“三重门”的考问,方能达到典型案例的境界。

  案件事实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社会关系的演变,《江西法院案例选》中刑事案件中网络犯罪案件的从无到有即反映出十年来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了解案例,通常始于案件事实。解剖案例,也从分析事实证据入手。

  由此,把准案件的事实是构建典型案例的基础。拉伦茨指出,事件必须被陈述出来,并予以整理。典型案件的事实叙述与拉伦茨所言的事件“陈述”具有同质性,同样面临着一个整理的过程。典型案例在案件的类型选择上,往往新意胜于旧辞。这从《江西法院案例选》中的案件类型上可见一斑。

  《江西法院案例选》第17期中刊载的洪某等人利用微信群开设赌场一案,紧密结合社会现实生活中的微信新生事物展开,读来令人耳目一新。这也提示案例撰写者要善于从新类型案件中发现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例。同时,案例对事实的叙述是删繁就简的过程。

  案件的事实往往错综复杂,要在有限的篇幅内将案件事实提炼出来,并足以表达其中的法律意蕴,对案例撰写者而言,既要对案件事实有全面充分的掌握,也要有去繁就简、勾勒概括的文字能力。

  《江西法院案例选》中所载案例的事实叙述无不在简化案情上着力,往往将繁琐的案情转化为一看即明的文字表达。

  在逻辑上,从叙述事实到发现法律是由小前提过渡到大前提的过程。作为典型案例中的法律,既要对个案中事实起到统摄作用,又要能对类案起到指导作用,此时,案例撰写者对法律的分析虽然从个案事实出发,但又不能局限于个案,而应有更广的类案视野。

  在某种意义上,法律是连接案件事实与法理阐述的纽带,是案例中的原则性构成。一方面,适用法律准确。法院判决奠基于正确的法律适用,虽然案件审理过程中争议不可避免,但法院最终判决所适用的法律力求准确,能对类型社会关系起到指导作用。

  《江西法院案例选》第13期所载赵某非法买卖黑火药一案,用来制造烟花爆竹的民用黑火药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尽管存在争议,最终一、二审法院均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予以认定,从而为审理此类案件提供了参考。另一方面,适用法律具有创新性。在法律无明确规定时,如何适用法律来判决案件是法院人重点关注的焦点,典型案例在这方面的启示意义不容忽视。

  《江西法院案例选》第20期所载汪某串通投标案,通过引用《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有关规定作为推定串通投标的理由和依据,在法律适用上具有创新的意义。

  法理是法律的精髓,是贯穿于司法过程中的活的法律,是法院人裁判案件的基本遵循。正是在此意义上,法理被称为法律之法律。典型案例之典型性,最根本的在于通过案例分析所提炼出的法理原则是相对固定的,可为类似案件的处理提供基本遵循。

  法理来源于事实与法律,但又高于事实与法律,是对具体事实与法律抽象后所形成的结果。因此,法理在典型案件中的意义是举足轻重的。法理的提炼是对事实与法律抽象思维的过程,法理多见于裁判理由中,但不是裁判理由的简单缩减,而是裁判理由的准确概括。

  《江西法院案例选》第17期所刊姚某贩卖、运输毒品案,对贩卖、运输毒品中武装掩护情节的认定遵循了“一事不重复评价”的法理原则,对被告人量刑做到了罪责刑相适用。同时,法理是概括性的,自身也处于不断自我创新和丰富过程中,离不开司法实践的推动和补足。法理既指导司法实践,但同时也需要司法实践的验证。《江西法院案例选》第19期张某滥伐林木案中,引入“补植费”是恢复性司法法理的一大创新,较好地实现了社会公益诉讼的目的。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安徽新闻-安徽新闻联播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