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杂志《信使》重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1-02-22 11:45

  近年来,永州市以国家语保中心实施“江永方言文化典藏课题”为契机,以女书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世界记忆、世界语言为目标,以女书生产性保护为抓手,积极协调国家有关单位、高校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相关机构,借力湖南方言调查“响应”计划发起人、著名主持人汪涵等名人效应,多措并举,推动女书多元化传播、可持续发展。2018年新年伊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杂志《信使》2018年第一期季刊的Current Affairs版块刊发《女书:追逐阳光的“眼泪之书”》一文,对江永女书大力推介。《信使》杂志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48年创办的旗舰性期刊,是传播教科文组织理念、倡导文明对话的重要载体,在教育、科学和文化等教科文组织的业务领域引领全球发展。该刊对女书的推介,表明女书已迈出走进联合国、走向世界的坚实步伐。现全文转发。

  女书,汉语解释为“女人的书写”,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种女性专用文字,流传在中国湖南省江永县潇水流域,这里是三省(湖南、广东、广西)、三县(江永、道县、江华瑶族自治县)交界的地理边区,是中原文化和南方文化交融的产物,是瑶俗的混血儿。

  女书是方块汉字的一种变异形态,主要通过当地方言(城关土话)来诵读。文字形体特点呈长菱形斜体,只有点、竖、斜、弧四种笔画,秀丽纤细。

  目前已知最早的“女书”实物,是在南京发现的一枚太平天国铜币。 太平天国(1851年—1864年)是一次农民起义建立的政权,它带来了一系列重大社会变革,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采取了一些有关性别平等的政策,这枚太平天国铜币上面就用女书刻着“天下妇女、姊妹一家”。

  封建社会的女性缺乏受教育的机会,女书作为女性之间的书面交流方式,主要通过长辈传授晚辈,以及姐妹间群体自娱自乐,互相学习。

  女书主要用于书写自传、新娘在婚礼三天后写给密友们的婚嫁《三朝书》、结拜姊妹间的书信,也可用来记录民歌谜语、写实叙事、翻译改写汉文古诗等。还有一些农事歌,讲道德规劝,助夫创业、勤俭持家等。这些作品全部是诗歌,大多为七言,少数为五言。

  清华大学赵丽明教授认为,女书不仅仅是一种书写方式,它更代表了典型的中国传统女性文化,也如一缕阳光给女性生活带来愉悦。她表示,“这是一种阳光文化,使女人得到一种话语权,是一种文化抗争”。

  女书是“草本植物”,人死书亡。女书老人常常在去世前嘱咐家人,哪些是放在棺材枕边,哪些是烧掉。仅留给儿孙一两本留念。

  “她们用自己的文字倾述、慰藉,唱出悲苦,互相赞美,构建一个美丽多彩的精神乐园。”赵丽明教授解释道,“天光”是女书作品中常常出现的一个词,在困难中向着“天光”,坚强乐观地面对生活。女书书写者中没有的。她们流着眼泪,用女书追逐阳光!

  “女书帮江永的女人擦干眼泪”,著名作曲家、联合国教科文亲善大使谭盾解释说,“当听到她们的歌声时,我仿佛看到了她们的眼泪。”

  2008年他回到自己的家乡湖南,亲自考察正在失传的女书文化及女歌音乐,他在自己的日志中写到,“上甘棠村口有座宋代古桥,据今已有八百年历史,桥已塌半,它的沧桑如同女书已近消失的边缘”。

  谭盾在日志中表示将致力把女书传下去,保护这种“像随风飞舞的音符”的文字。对他而言,女书文字“像竖琴或者琵琶”,新创作一部交响乐《女书:女性神秘之歌》的念头就此萌发。自2013年起,费城交响乐团、荷兰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管弦乐团和日本NHK交响乐团纷纷参与合作,将女书文化展示在世界多个知名艺术殿堂。正如谭盾所说:“女书自此从私密的女性文化变成了世界文化”。据作曲家称,这部交响乐的成功“显示了世界对女性乌托邦的尊重”。这也是女书传统文化第一次以声像方式被记录下来。

  2004年9月20日,江永最后一个百岁女书自然传人(指浸润于女书文化,并一生在日常生活交流中运用女书)阳焕宜逝世,这标志着女书进入了“后女书时代”。

  女书的濒危与保护引起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2002年,女书被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自2003年起,江永县开办女书学堂,培养传承人。2005年,女书以“全世界最具性别特征文字”被收入《世界吉尼斯记录大全》;2006年,女书习俗被列入第一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7年5月,当地政府在江永县的浦尾岛上,建立“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这里是四面潇水环绕,风景秀丽,民风淳朴,岛上的晋美村是不少著名女书自然传人的故居地,是女书流传的核心村落。

  湖南江永县委、宣传部长杨诚说:“女书是江永独特的县域文化,是当地妇女集体智慧的结晶,体现了当地妇女睿智、自尊、自强、创新的精神追求,是人类文化多样性百花园的一朵奇葩,保护传承好这一民族文化,不仅需要学者、艺术家和官员的关注,更需要当地群众的一种文化自觉。”截至目前,当地政府已经培养了7位女书传承人,会写,会创作。

  近年来,中国在加强语言立法、语言规划的同时,加强了语言文字信息化、标准化建设,并进行语言资源的调查与保护。2015年,启动了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尝试以女书通行的区域——江永县为试点,将其建设成为中国第一批方言文化生态区。

  女书是民间文字、方言文字,此前从未经过规范化,当下所见作品和女书传承人都各具书写风格,用字习惯也不完全相同,个性突出。为了在科学基础上规范传承女书文化,赵丽明教授主持了《女书国际编码》的研制工作,从22万字女书原始文献中穷尽性统计,运用字位理论,整理出使用频率最高的基本字。最终2015年国际ISO组织确认通过了397个女书字符。2017年3月,中国提交的关于将女书编入国际通用字符集的提案获得通过。

  女书文化的抢救保护工作是一项复杂的也是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随着文化空间和信息时代的发展,女书的生命也正在延续。在女书文化的众多喜爱者中,有的是倾慕这个语言的古朴的吟诵和秀美的书法;有的是挖掘商机并尝试开发相关文化创意产品;有的以此为契机,期待传播弘扬优秀的女性传统文化。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安徽新闻-安徽新闻联播版权所有